新闻是一面镜子 教育像一把梳子

来源: 时间:2021-05-19

吴慧泉

访我校95级秘书专业校友

入学年月:1995年9月

毕业年月:1998年7月

就读专业:秘书

现任职务:厦门晚报社副总编辑

吕岭路122号,报业大厦,鹭岛城市文化地标之一,被誉为“厦门人必备的新闻晚餐”的厦门晚报,就是从这里“烹制”出来的。作为一名“主厨”,我们的校友吴慧泉如何成长,他有怎样的“手艺”和期待?

初冬,一个阳光暖暖的午后,我们的话题,随着缕缕茶香,在这栋大厦最东边的一间办公室里飘荡开来。

从少年“学步”

到实习“跑步”

吴慧泉与厦门晚报结缘,从步入大学的第三个月开始。那时,他在晚报发表了第一篇随笔《舒婷与舒婷婷》。此后,他成了晚报副刊的常客,时有文章露面。大二暑假,经校报主编李卫东老师引荐,他凭着“这些积蓄的小资本”,进入晚报实习。他说,这个实习资格来之不易,因为那个年代的晚报,实习机会基本上都被厦大新闻系、中文系的学生“霸占”了。 他记得,实习采写的第一条新闻稿件,成了头版头条。这如同“打鸡血”:有一天,采访完赶回学校参加献血,晚上又参加学生会搞的通宵活动,第二天一早,赶完稿件,冷水冲澡后,又奔赴“新闻的路上”,晚上继续写稿。李老师得知后问他:“你不要命了?”

两个月下来,本该结束的暑期实习,因为“打鸡血”有了延续。报社破例,允许他边上学边实习。短短一年,他以近200篇报道(文章)的成绩,创下了“在晚报实习时间最长,发稿最多,量质双优”的纪录。他说,这个“实习纪录”,快20年了,至今在晚报仍未被打破。

大学临近毕业,身边的同学都在忙着找工作,他依旧在晚报干得欢,“以为自己的一只脚己经踏进去了”。他万万没料到的是,晚报抛出的“橄榄枝”半路出岔。当时的挫折,他形容:“梦想断翅,天旋地转!”

幸运的是,他得到了一个更意想不到的机会:声望不错的福建教育出版社向他“招手”了。当年,教育社招人的起点的是研究生学历,200多人报考,只录用了8个人。那么,吴慧泉为何能“撞大运”呢? 原来,还在读中学的时候,吴慧泉就在教育社主办的报刊上发表文章,并数次在全国作文比赛斩获一等奖,还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由此,他受到该社一位编辑的厚爱。在她的力荐下,教育社破例特招,吴慧泉在福州开启了将近5年的“出版旅程”。

按理说,出版社待他不薄,那么,他又是怎样舍得离开,又是怎么进晚报的呢?这事,还跟咱们学校原来的一位老师有关。这里,暂且卖个关子。

从学校“练兵”

到职场“发兵”

似乎“绕了一个圈”。2002年底,吴慧泉终于进入梦寐以求的晚报社工作。从创办并主编全市媒体的第一份《教育周刊》开始,此后,历经总编办主任、要闻中心主任等多岗位锻炼,2008年11月,他成为报社最年轻的编委,参与终审把关工作。因其在把关上的成熟表现,他被报社选派参加“全省重要舆论阵地领导干部培训班”第一期学习,并先后被借调参与海西晨报的筹办,以及到厦门日报编辑中心任值班主任。

去年,在报业集团党委的信任和大多数同事的支持下,他竞聘上厦门晚报社副总编辑职位。这让他回想起在母校期间,两次参加校学生会的竞选经历:第一次,作为大一新生,意外当选宣传部长;第二年竞选,不意外地当上副主席,还兼任校团委委员。他告诉我们,当时校学生会的竞选,都是现场投票现场宣布结果,十分激烈,相对于后来的职场竞聘,可谓是提前“大练兵”。

说起在报社的成长心得,他说,到现在,自己还是经常抱着实习时的心态——勤奋+实干。“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”这句话,用在吴慧泉身上似乎很贴切。有个例子,颇能印证他的心态。这个例子,是从他当选“厦门市十佳新闻工作者”的事迹中截取下来的: 2010年4月,他参加“保生大帝首次巡游台湾”活动。作为随团记者,主办方并无要求发多少稿件。12天的行程,许多随团记者在台湾18县市轻轻松松“游透透”。但他却无心游玩,每天坚持捕捉新闻,有时在旅游大巴上就开始敲笔记本键盘,有的同行忍不住提意见:“还是编委呢,自己给自己找累!”

他灵活运用不同新闻体裁,连续发回17篇报道。这组报道,获得厦门新闻奖一等奖和中国晚报新闻奖二等奖。评委这样点评,“一个普通的民俗活动,却可写得精彩纷呈,视角多样,实属不易。”

他是一个笃定“做有智慧的新闻、有生命力和影响力新闻”的媒体人。为帮助年轻记者成长,他经常带队深入一线采访,并采用“同题采写竞赛”的办法,激励记者向他“挑战”。即在规定的时间内,他写一篇,记者写一篇,然后互相传阅并点评。他以这种方式,培养了晚报一批优秀的骨干记者。

他的创意,更多地体现在新闻策划和活动策划上。如,年年备受市民关注,我校副校长赵振祥教授多次出任评委的“厦门年度影响力人物(事件)评选”,著名学者易中天就曾赞叹,这是“为城市修史,为时代写日记”。鲜为人知的是,这个评选的幕后主策划,就是吴慧泉。

吴慧泉告诉我们,媒体已进入融合发展时代,竞争异常残酷,更多时候,新闻比拼的是报道的视角和深度,策划的能力和创意,但这些能力和创意,更需要扎实的基本功来支撑。

得师道恩泽

向教育润泽

说到“基本功”,刚才我们卖的那个关子,现在就可以起底了。吴慧泉坦言,之所以舍得离开待遇优厚的出版社而到晚报工作,除了对晚报有深厚的感情,还与原来在母校任教的刘少勤老师有很大关系。

在校期间,吴慧泉就深得“才子教师”刘少勤的赏识。到出版社工作后,又恰逢刘老师在福建师范大学攻读博士,这份师生情,从原来的蜂巢山飞跃到师大的长安山。吴慧泉说,刘老师在福州读博士的三年,才是自己真正埋头读书的三年。每个周末,他都要师大“纠缠”刘老师,听他开讲,请他开书单、改文章,陪他上书店。

他说,只要把刘老师讲半小时的内容整理出来,就可以是一篇非常出彩的文章。那三年,在刘老师的指引下,从西方哲学史到中国哲学史,从外国文艺到中国现当代文学,吴慧泉如饥似渴地夯实人文知识的根基。“比如,当年名气还没这么大的陈丹青、李零,又如纳博科夫、伍尔夫、高尔泰、刘亮程,等等,他们的著作,都是刘老师第一时间介绍我阅读的。”

“刘老师毕业的时候,本来要到厦门大学任教,后来,因为校方答应给的房子,还不够放置他三分之一的藏书,他就放弃了。”吴慧泉说,“当时我一听说他要到厦大,就想追随,于是试着联系晚报。而晚报正好想筹办《教育周刊》,一拍即合。结果,我兴冲冲提前半年回厦门,刘老师却去了另一所高校。”说到此,吴慧泉的话语中仍带着遗憾。不过,他也不忘开玩笑:“当然,还得感谢刘老师,他骗了我,我却很快在厦门骗到一个老婆!”

那三年,吴慧泉所写的文章结集出版,书名就叫《一村又一庄》。序言,就是刘老师所作。而刘老师填补国内学界鲁迅研究空白的学术专著《盗火者的足迹与心迹》,第一本,送的就是吴慧泉。

如果说,刘少勤老师是吴慧泉心中的“男神”,那么,张晓歌老师就是他心中的“女神” 了。张老师教的是《文学赏析》课,她对吴慧泉的器重,是从发现、求证晚报副刊上第一篇暑名“慧泉”的文章,是不是班上学生所作开始的。后来,他成了她的教学小助手,时常上台板书、帮忙收发、批改作业。在他进晚报受挫的时候,张老师主动安慰他,“只要你想留在厦门,我会帮你的,没关系!”甚至,她还表示,她家当时闲置的一套房子,他都可以随时免费入住。

回忆师道恩泽,吴慧泉说:“遇到这么好的老师,现在依然难以想象!”他话语中的“难以想象”,包括入学不久,李卫东老师就把自己的办公室让他晚上“写作专用”,独享“校报主编待遇”。还有,林茂溪、杨丽芳、吴坚等众多师长对他的教导和呵护,他说,至今仍感念于心。

采访中,我们明显感受到,这位年轻副总编身上浓郁的教育情怀。他说,这与他的成长经历和工作经历有很大的关系。而与他私交甚笃的一些社会名流,也多是国内教育界的大腕,如全国政协副秘书长、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,著名学者孙绍振、谢泳,全国著名的“知心姐姐”卢勤等。他把许多名家的资源,不断转化为让厦门数百万读者受益的教育正能量。

在吴慧泉看来,“新闻就是一面镜子,折射的是人间百态,教育就像一把梳子,梳理的是心灵发丝。”新闻,也同样承担着教育的功能,殊途同归,都是为了让社会更和谐,让人心更向善。

记者手记:

厦门晚报社副总编这个职位着实忙碌,我们几次约好的采访时间,因为他的工作行程变化一推再推。报业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路口,吴慧泉需要思考筹划的事情大多太多。他抽空向我们娓娓道来的,是一个坚守梦想实现梦想的历程,以及与师者亦师亦友无话不谈的岁月。坚守一份初心,在时光的打磨中不断沉淀,这大概就是对他最好的诠释吧。